“上次谈判破裂了,这次怎么谈,心里真没底!”这个三月,广东湛江市对虾苗种协会会长叶富良过得并不平静。下个月,他的谈判对手――SIS(美国南美白对虾改良公司)的代表又将来湛江,与协会再次谈判。

本报记者李刚

核心提示:“上次谈判破裂了,这次怎么谈,心里真没底!”这个三月,广东湛江市对虾苗种协会会长叶富良过得并不平静。下个月,他的谈判对手——SIS的代表又将来湛江,与协会再次谈判。
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

让人欣慰的是,协会与广东海洋大学共同推动的本土亲虾已投放市场,“尽管推广充满挑战,但这终究是属于自己的优种”,每想到此,叶富良又豪情万丈。

《人民日报》(2014年03月30日11版)

《人民日报》 新闻目击
“上次谈判破裂了,这次怎么谈,心里真没底!”这个三月,广东湛江市对虾苗种协会会长叶富良过得并不平静。下个月,他的谈判对手——SIS的代表又将来湛江,与协会再次谈判。
让人欣慰的是,协会与广东海洋大学共同推动的本土亲虾已投放市场,“尽管推广充满挑战,但这终究是属于自己的优种”,每想到此,叶富良又豪情万丈。

一次成功的“降价”与一次破裂的谈判

新闻目击

图片 1

湛江有“中国对虾之都”之称,对虾年产量约15万吨,出口量占全国1/4,产业链条囊括养殖、育苗、深加工等各个环节。对虾养殖关键在种,这里仅种苗企业就有400多家,是产业链条的“顶端”。

“上次谈判破裂了,这次怎么谈,心里真没底!”这个三月,广东湛江市对虾苗种协会会长叶富良过得并不平静。下个月,他的谈判对手——SIS(美国南美白对虾改良公司)的代表又将来湛江,与协会再次谈判。

广东湛江市对虾苗种协会会长叶富良

然而,这些种苗企业每年都得和SIS打交道,去年我国进口SIS亲虾13.4万对,其中超过七成销量在湛江。拥有先进技术,SIS的亲虾价格年年噌噌上涨。对虾苗种企业能不能抱起团来,争夺市场话语权?2006年3月,在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支持下,湛江对虾苗种协会成立了。

让人欣慰的是,协会与广东海洋大学共同推动的本土亲虾已投放市场,“尽管推广充满挑战,但这终究是属于自己的优种”,每想到此,叶富良又豪情万丈。

一次成功的“降价”与一次破裂的谈判
湛江有“中国对虾之都”之称,对虾年产量约15万吨,出口量占全国1/4,产业链条囊括养殖、育苗、深加工等各个环节。对虾养殖关键在种,这里仅种苗企业就有400多家,是产业链条的“顶端”。
然而,这些种苗企业每年都得和SIS打交道,去年我国进口SIS亲虾13.4万对,其中超过七成销量在湛江。拥有先进技术,SIS的亲虾价格年年噌噌上涨。对虾苗种企业能不能抱起团来,争夺市场话语权?2006年3月,在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支持下,湛江对虾苗种协会成立了。
“一开始我们就是响应政府号召加入的,但后来发现协会还真能替我们说话。”湛江粤海水产种苗有限公司总经理张良军说,2011年协会为企业争取到了进口亲虾的免税政策,仅这一项就节省了13%左右的增值税。打这起,大家对协会刮目相看。
2012年10月,SIS提出要将2013年亲虾的价格从52美元/尾提高至60美元/尾,这一举动导致虾苗企业怨声沸腾。湛江国联水产[1.02%资金研报]对虾育种项目负责人彭树锋说,当时协会组织大家据理力争,最终将价格调整为55美元/尾。
然而,亲虾质量问题日益突出。去年10月,对虾苗种协会正式以亲虾质量下降为由,希望SIS降价,否则将减少亲虾进口量。遗憾的是双方未达成共识,谈判宣告破裂。
对虾苗种协会紧急商讨对策,决定11—12月份湛江地区削减SIS亲虾进口量20%。叶富良说,他们为的就是向SIS表明态度。

“一开始我们就是响应政府号召加入的,但后来发现协会还真能替我们说话。”湛江粤海水产种苗有限公司总经理张良军说,2011年协会为企业争取到了进口亲虾的免税政策,仅这一项就节省了13%左右的增值税。打这起,大家对协会刮目相看。

一次成功的“降价”与一次破裂的谈判

图片 2

2012年10月,SIS提出要将2013年亲虾的价格从52美元/尾提高至60美元/尾,这一举动导致虾苗企业怨声沸腾。湛江国联水产对虾育种项目负责人彭树锋说,当时协会组织大家据理力争,最终将价格调整为55美元/尾。

湛江有“中国对虾之都”之称,对虾年产量约15万吨,出口量占全国1/4,产业链条囊括养殖、育苗、深加工等各个环节。对虾养殖关键在种,这里仅种苗企业就有400多家,是产业链条的“顶端”。

进口亲虾

然而,亲虾质量问题日益突出。去年10月,对虾苗种协会正式以亲虾质量下降为由,希望SIS降价,否则将减少亲虾进口量。遗憾的是双方未达成共识,谈判宣告破裂。

然而,这些种苗企业每年都得和SIS打交道,去年我国进口SIS亲虾13.4万对,其中超过七成销量在湛江。拥有先进技术,SIS的亲虾价格年年噌噌上涨。对虾苗种企业能不能抱起团来,争夺市场话语权?2006年3月,在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支持下,湛江对虾苗种协会成立了。

协会组织松散,市场受制于人,导致进口不降反增
协会在谈判中的坚定立场,得到了骨干企业恒兴、海兴农、粤海、海茂等支持,这些会员企业均表示,与协会的立场共进退。更有协会成员单位提出,SIS近乎垄断中国市场的局面要尽快改变。他们自信地认为,只要大家团结起来,可以迫使巨头重回谈判桌。
然而,今年进口亲虾的量达到16.7万对,远远高于去年13.4万对。面对苗种企业如此大的进口需求,叶富良很纠结。国内进口亲虾份额基本由SIS、科那湾、正大三家公司掌握,去年由于协会的抗争,SIS公司的份额有所下降,科那湾公司的份额有所上升,但还不足以改变大的格局。SIS每年向全球提供30多万对亲虾,中国是其最大的市场。
去年11—12月份湛江地区SIS亲虾进口量同期相比下降近31%,为此协会企业认为,如此大幅度下降,没有必要再做强制性削减要求,否则养殖企业就面临一个很现实的问题,削减了SIS份额,由哪个产品来替代?
“世界上能提供优质亲虾的公司就那么几家,SIS公司处于明显的优势地位,要找到替代SIS的亲虾比较难。”湛江海茂水产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国良介绍说。
“归根到底,是国内亲虾育种表现令人失望。”叶富良表示,目前国内投入亲虾育种的科研单位和产品还不少,各地钱花了不少,但这些产品没有一个具备推广优势。这也就是他在谈判中缺乏底气的根本原因。而协会是个松散的组织,会员企业是靠脚来投票的。
“如果客户觉得价格高,那可以用另一个产品代替,这些都是由市场来决定。”SIS亚洲区总裁郑光表示。
今年是唯一没有涨价的一年,今后要推动本土品种产业化
SIS的代表又将来湛江,叶富良表示,无论多么困难,他也要代表协会企业和对方谈。“无论结果如何,谈的本身就非常有意义。”去年双方谈判破裂,但SIS今年非常重视亲虾的质量问题,2014年亲虾价格是这些年来唯一没涨价的一年。
湛江多数苗种企业认为,SIS去年价格没有涨起来,在中国销售份额下滑,这也许是双方重新回到谈判桌上的原因。
“协会今后重要的工作,是引导自己的企业培育且推广适合本地养殖的优质亲虾,而不能总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。”叶富良说出了他的设想,只有自己手头有了拳头产品,才能打破国外公司的垄断,协会在对话中才能有底气。
彭树锋也表示,没有自己的知识产权,每年受制于人。但现实问题是,目前国内选种育种有前途吗?
今年各企业上报进口亲虾的量达到16.7万对,叶富良表示,这个量太大了。无论如何也要给本土亲虾留下一些空间,否则连希望也没有了。
过去湛江虾农一直养殖的本土墨吉对虾表现优良,只是这些年来未进行产业化选种育种。协会决定以此为契机,全力推动本土墨吉对虾亲虾选种育种产业化。
张良军认为,着眼于长远,应该推动本土亲虾发展,这是业内共识。但墨吉对虾产卵有间断性,一个月只能产1—2次卵,而南美白对虾则可以达3—4次产卵/月,生产效率将成为限制因素。但与南美白对虾相比,本土墨吉对虾的抗病力比较强。这就需要协会、科学院所及企业携手努力。
“在推广本土亲虾产业方面,协会可以承担更广泛的职能。”叶富良说,育出虾苗如果市场推广有难度,送给中小虾厂养殖也要干。他认为,政策资金扶持最能见效,但现在这种条块分割的体制,钱花了不少,但效果有限。叶富良设想,也许今后随着行业协会的力量更加壮大,随着政府职能的转变,本土品种能有更好前景。但眼下看来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对虾苗种协会紧急商讨对策,决定11―12月份湛江地区削减SIS亲虾进口量20%。叶富良说,他们为的就是向SIS表明态度。

“一开始我们就是响应政府号召加入的,但后来发现协会还真能替我们说话。”湛江粤海水产种苗有限公司总经理张良军说,2011年协会为企业争取到了进口亲虾的免税政策,仅这一项就节省了13%左右的增值税。打这起,大家对协会刮目相看。

协会组织松散,市场受制于人,导致进口不降反增

2012年10月,SIS提出要将2013年亲虾的价格从52美元/尾提高至60美元/尾,这一举动导致虾苗企业怨声沸腾。湛江国联水产[1.02%资金研报]对虾育种项目负责人彭树锋说,当时协会组织大家据理力争,最终将价格调整为55美元/尾。

协会在谈判中的坚定立场,得到了骨干企业恒兴、海兴农、粤海、海茂等支持,这些会员企业均表示,与协会的立场共进退。更有协会成员单位提出,SIS近乎垄断中国市场的局面要尽快改变。他们自信地认为,只要大家团结起来,可以迫使巨头重回谈判桌。

然而,亲虾质量问题日益突出。去年10月,对虾苗种协会正式以亲虾质量下降为由,希望SIS降价,否则将减少亲虾进口量。遗憾的是双方未达成共识,谈判宣告破裂。

然而,今年进口亲虾的量达到16.7万对,远远高于去年13.4万对。面对苗种企业如此大的进口需求,叶富良很纠结。国内进口亲虾份额基本由SIS、科那湾、正大三家公司掌握,去年由于协会的抗争,SIS公司的份额有所下降,科那湾公司的份额有所上升,但还不足以改变大的格局。SIS每年向全球提供30多万对亲虾,中国是其最大的市场。

对虾苗种协会紧急商讨对策,决定11—12月份湛江地区削减SIS亲虾进口量20%。叶富良说,他们为的就是向SIS表明态度。

去年11―12月份湛江地区SIS亲虾进口量同期相比下降近31%,为此协会企业认为,如此大幅度下降,没有必要再做强制性削减要求,否则养殖企业就面临一个很现实的问题,削减了SIS份额,由哪个产品来替代?

协会组织松散,市场受制于人,导致进口不降反增

“世界上能提供优质亲虾的公司就那么几家,SIS公司处于明显的优势地位,要找到替代SIS的亲虾比较难。”湛江海茂水产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国良介绍说。

协会在谈判中的坚定立场,得到了骨干企业恒兴、海兴农、粤海、海茂等支持,这些会员企业均表示,与协会的立场共进退。更有协会成员单位提出,SIS近乎垄断中国市场的局面要尽快改变。他们自信地认为,只要大家团结起来,可以迫使巨头重回谈判桌。

“归根到底,是国内亲虾育种表现令人失望。”叶富良表示,目前国内投入亲虾育种的科研单位和产品还不少,各地钱花了不少,但这些产品没有一个具备推广优势。这也就是他在谈判中缺乏底气的根本原因。而协会是个松散的组织,会员企业是靠脚来投票的。

然而,今年进口亲虾的量达到16.7万对,远远高于去年13.4万对。面对苗种企业如此大的进口需求,叶富良很纠结。国内进口亲虾份额基本由SIS、科那湾、正大三家公司掌握,去年由于协会的抗争,SIS公司的份额有所下降,科那湾公司的份额有所上升,但还不足以改变大的格局。SIS每年向全球提供30多万对亲虾,中国是其最大的市场。

“如果客户觉得价格高,那可以用另一个产品代替,这些都是由市场来决定。”SIS亚洲区总裁郑光表示。

去年11—12月份湛江地区SIS亲虾进口量同期相比下降近31%,为此协会企业认为,如此大幅度下降,没有必要再做强制性削减要求,否则养殖企业就面临一个很现实的问题,削减了SIS份额,由哪个产品来替代?

今年是唯一没有涨价的一年,今后要推动本土品种产业化

“世界上能提供优质亲虾的公司就那么几家,SIS公司处于明显的优势地位,要找到替代SIS的亲虾比较难。”湛江海茂水产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国良介绍说。

SIS的代表又将来湛江,叶富良表示,无论多么困难,他也要代表协会企业和对方谈。“无论结果如何,谈的本身就非常有意义。”去年双方谈判破裂,但SIS今年非常重视亲虾的质量问题,2014年亲虾价格是这些年来唯一没涨价的一年。

“归根到底,是国内亲虾育种表现令人失望。”叶富良表示,目前国内投入亲虾育种的科研单位和产品还不少,各地钱花了不少,但这些产品没有一个具备推广优势。这也就是他在谈判中缺乏底气的根本原因。而协会是个松散的组织,会员企业是靠脚来投票的。

湛江多数苗种企业认为,SIS去年价格没有涨起来,在中国销售份额下滑,这也许是双方重新回到谈判桌上的原因。

“如果客户觉得价格高,那可以用另一个产品代替,这些都是由市场来决定。”SIS亚洲区总裁郑光表示。

“协会今后重要的工作,是引导自己的企业培育且推广适合本地养殖的优质亲虾,而不能总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。”叶富良说出了他的设想,只有自己手头有了拳头产品,才能打破国外公司的垄断,协会在对话中才能有底气。

今年是唯一没有涨价的一年,今后要推动本土品种产业化

彭树锋也表示,没有自己的知识产权,每年受制于人。但现实问题是,目前国内选种育种有前途吗?

SIS的代表又将来湛江,叶富良表示,无论多么困难,他也要代表协会企业和对方谈。“无论结果如何,谈的本身就非常有意义。”去年双方谈判破裂,但SIS今年非常重视亲虾的质量问题,2014年亲虾价格是这些年来唯一没涨价的一年。

今年各企业上报进口亲虾的量达到16.7万对,叶富良表示,这个量太大了。无论如何也要给本土亲虾留下一些空间,否则连希望也没有了。

湛江多数苗种企业认为,SIS去年价格没有涨起来,在中国销售份额下滑,这也许是双方重新回到谈判桌上的原因。

过去湛江虾农一直养殖的本土墨吉对虾表现优良,只是这些年来未进行产业化选种育种。协会决定以此为契机,全力推动本土墨吉对虾亲虾选种育种产业化。

“协会今后重要的工作,是引导自己的企业培育且推广适合本地养殖的优质亲虾,而不能总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。”叶富良说出了他的设想,只有自己手头有了拳头产品,才能打破国外公司的垄断,协会在对话中才能有底气。

张良军认为,着眼于长远,应该推动本土亲虾发展,这是业内共识。但墨吉对虾产卵有间断性,一个月只能产1―2次卵,而南美白对虾则可以达3―4次产卵/月,生产效率将成为限制因素。但与南美白对虾相比,本土墨吉对虾的抗病力比较强。这就需要协会、科学院所及企业携手努力。

彭树锋也表示,没有自己的知识产权,每年受制于人。但现实问题是,目前国内选种育种有前途吗?

“在推广本土亲虾产业方面,协会可以承担更广泛的职能。”叶富良说,育出虾苗如果市场推广有难度,送给中小虾厂养殖也要干。他认为,政策资金扶持最能见效,但现在这种条块分割的体制,钱花了不少,但效果有限。叶富良设想,也许今后随着行业协会的力量更加壮大,随着政府职能的转变,本土品种能有更好前景。但眼下看来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今年各企业上报进口亲虾的量达到16.7万对,叶富良表示,这个量太大了。无论如何也要给本土亲虾留下一些空间,否则连希望也没有了。

过去湛江虾农一直养殖的本土墨吉对虾表现优良,只是这些年来未进行产业化选种育种。协会决定以此为契机,全力推动本土墨吉对虾亲虾选种育种产业化。

张良军认为,着眼于长远,应该推动本土亲虾发展,这是业内共识。但墨吉对虾产卵有间断性,一个月只能产1—2次卵,而南美白对虾则可以达3—4次产卵/月,生产效率将成为限制因素。但与南美白对虾相比,本土墨吉对虾的抗病力比较强。这就需要协会、科学院所及企业携手努力。

“在推广本土亲虾产业方面,协会可以承担更广泛的职能。”叶富良说,育出虾苗如果市场推广有难度,送给中小虾厂养殖也要干。他认为,政策资金扶持最能见效,但现在这种条块分割的体制,钱花了不少,但效果有限。叶富良设想,也许今后随着行业协会的力量更加壮大,随着政府职能的转变,本土品种能有更好前景。但眼下看来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